托人,请不要用莎普爱思之过,涂黑郎平之名

北京青年报记者实地探访深陷舆论风波中的莎普爱思,其生产的眼药水正被公众广泛质疑,一定要用莎普爱思,直指莎普爱思通过广告营销误导患者,眼科医生经常开玩笑说,莎普爱思滴眼液

图片 4

图片来自网络

  原标题:北京青年报记者实地探访深陷舆论风波中的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厂区内员工仍在加班

  原标题:揭底莎普爱思:招股书故意向公众隐瞒“神药”黑历史

近日,一篇名为《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引发了媒体和公众的广泛关注。舆论一边倒地质疑“莎普爱思滴眼液”是否有其声称的疗效?是否存在虚假宣传的违法行为?接着就有人质疑,郎平作为“莎普爱思滴眼液”的广告代言人,是否应当承担法律责任?

  莎普爱思,这家浙江平湖的明星药企,正遭遇一场空前的舆论危机,其生产的眼药水正被公众广泛质疑。这家企业是什么模样,在当地市民中的印象如何?莎普爱思的普通员工怎么看待这种质疑?当地人用不用这种眼药水?他们将如何为自己辩护?北京青年报记者昨日前往浙江平湖市,就公众关心的众多问题进行了实地调查。

图片 1△ “早期老年性”的限定在广告中被刻意处理成小字

请先来看看《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中历数的莎普爱思之过。

  莎普爱思,这家总部位于浙江平湖的明星药企,正在陷入公众质疑的漩涡。面对汹涌的舆论,莎普爱思从高管到底层员工都显得有些慌乱。莎普爱思一名员工昨日对实地采访的北青报记者表示,作为一家医药制造业企业,平时对舆论方面的接触较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现在出现这么大的舆论风波,公司上下都慌了神,都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只要是中老年人,一定要用莎普爱思”。12月8日,莎普爱思的宏大愿景依然挂在官网上,显露着它的野心。

一、眼科医生不认同“莎普爱思滴眼液”。文章说,“眼科医生经常开玩笑说,如果谁能研发出治疗白内障的药物,拿个诺贝尔奖也不成问题。”还进一步申明“莎普爱思滴眼液”“是眼科医生极为痛恨的一种药”,“目前,全世界范围内治疗白内障唯一有效的方法就是手术,这是全球眼科医生的共识。”

图片 2莎普爱思的生产未受影响

  在过去几年间,体育明星郎平代言的莎普爱思滴眼液广告,在电视屏幕上狂轰乱炸之后,让其名声大增,广告词不断强调着“预防治疗白内障”的功效。

二、“莎普爱思滴眼液”卖得多。文章说“这种‘神药’,但是在2016年一年就卖出了2800万只,年销售额7.5亿人民币。”

  缘起

  12月2日,自媒体“丁香医生”发布文章《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直指莎普爱思通过广告营销误导患者,延误治疗。

三、“莎普爱思滴眼液”广告涉嫌虚假夸大宣传。文章截取了“莎普爱思滴眼液”各种广告的截图,并说“老、中、青、幼”均受“莎普爱思滴眼液”广告的影响,“只要眼睛不舒服,人们第一个就会想到它。”

  一篇公众号文章让莎普爱思停牌

  文章甫出,这家位于浙江平湖的药企便陷落在质疑的舆论漩涡中。

四、莎普爱思公司的广告费用相较研发费用畸高。文章说,“仅2016年一年,莎普爱思公司的广告费用就高达2.6亿人民币,而同年的药物研发费用只有0.29亿,白内障相关的药物只有550万,连广告费的零头都不够。”

  几天前,“丁香医生”公众号发布《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文章,矛头直指莎普爱思滴眼液用洗脑式广告营销误导老年人,延误白内障治疗。

  从2013年起,上海东方医院眼科医生崔红平就多次公开批评莎普爱思,他指出治疗白内障唯一有效的方法就是手术,目前没有一个药物能够有效治疗,并称这是医界共识。

“莎普爱思滴眼液”是否有其宣称的疗效?这个问题需要权威部门组织专家来论证,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已于12月6日发布通告,要求对“莎普爱思滴眼液”进行重新评价。

  文章在互联网上迅速发酵,在媒体大量介入报道之后,莎普爱思也接到了来自多个部门的监管问询。继国家食药监督管理总局要求调查后,12月8日晚间,上交所(微博)与浙江证监局又向莎普爱思发布了问询函和关注函,要求就核心产品莎普爱思滴眼液近期遭受的质疑问题作出相关说明。

  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莎普爱思曾多次因广告问题被处理,甚至被要求下架停售,但它在招股说明书中却隐瞒了这一事实。同时莎普爱思还有多起行贿行为被司法处理,涉及公司所在地平湖科技局的多位官员。

“莎普爱思滴眼液”是否存在虚假宣传的违法行为?这个问题也需要权威部门在对“莎普爱思滴眼液”广告的全面审核的基础上作出判定。浙江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于12月7日发布通告,要求“莎普爱思滴眼液”进行广告自查。如果确认“莎普爱思滴眼液”存在虚假夸大宣传的违法行为,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应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对莎普爱思公司予以处罚。

  在A股市场上,莎普爱思也在连跌四天之后,以“有重要事项未公告”为由停牌。

图片 3△“丁香医生”的文章将莎普爱思置于了公众的放大镜下

至于郎平作为这个“莎普爱思滴眼液”的广告代言人,是否应当承担法律责任?这个问题需要认真捋一捋,在莎普爱思之过中,哪些危害是郎平造成的?

  探访

  饱受争议的疗效

眼科医生认不认同“莎普爱思滴眼液”,是郎平在接拍广告时不可能获知的。

  员工被要求不得对外人谈论公司情况

  “它如果真的治愈白内障的话,拿诺贝尔奖是没有问题的”。

《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一文中说,“莎普爱思在商业上的巨大成功,得益于上个世纪90年代,在中国的药监系统,对于药物临床试验还没有那么严格的时候拿到了上市许可,而且在中国,并没有成熟的药物退市机制。”这句话对理清郎平的责任十分重要。

  昨日上午,北青报记者朝着莎普爱思大门走去,并举起手机拍了一张照片之后,气氛随即紧张了起来。几名保安围过来盘问身份,并表示这里严禁拍照。北青报记者如实说明了身份和采访意图之后,保安不再为难,但拒绝记者联系采访一事。“外人绝对不能进厂区,周末领导们都不在公司,没有办法通报。”

  在“丁香医生”的采访文章中,崔红平再次表示白内障不开刀也可以治好是错误的观点,莎普爱思正是利用了人们恐惧开刀的心理进行营销。

莎普爱思公司是正规合法的药品生产企业,“莎普爱思滴眼液”是国家批准的正规药品。请看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官网公布的相关信息。

  莎普爱思工厂门口的一名员工告诉北青报记者,关于公司的新闻员工都知道,私下里都在传,但工厂的生产还在继续,并没有受到影响,前两天还在招人,门口挂着启事,可能公司领导觉得比较显眼,就先撤了下来。“普通员工没有啥影响,但公司管理人员明显紧张了很多,公司要求普通员工不能随便对外人谈论公司的情况。”

  在网购平台上,一名网友付款后留言:“妈妈的眼睛这几年花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就买这个眼药水试试,反正没有坏处。”该旗舰店客服回复感谢,但并未咨询患者的具体病因。

企业信息

  转折

  这样的患者群体让眼科医生们担忧,盲目使用,甚至只是听到广告中提到的症状,没有检查确定病因就开始使用莎普爱思,很可能会让病症变得更糟糕。

产品信息

  不愿意透露姓名职位的高管接受采访

  “碰到过很多类似情况的病人,未采取手术治疗,而是一直滴眼药水,最终发展到白内障过熟,甚至引发青光眼和葡萄膜炎。”崔红平医生表示。

“莎普爱思滴眼液”的产品名称是“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公众可以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官网查询,持有“苄达赖氨酸滴眼液”的药品批准文号的药品生产企业不止莎普爱思公司一家。如果“莎普爱思滴眼液”确如《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一文中所说,是害人的“神药”,那么其他几家持有同类产品批号的企业是否存在同样问题?

  由于被保安阻拦,北青报记者随后返回车中,试图联系该公司的董事会秘书。正低头查手机之时,从莎普爱思总部大门出来的两名男子敲响了车窗。北青报记者下车以后了解到其中一人是该公司高管。但北青报记者多次询问,其始终不愿意透露具体的职位和姓名。

  丁香医生质疑网文在朋友圈传播数小时后,“莎普爱思”官方公众号开始晒出一堆证书,并回应称“实验证明,莎普爱思滴眼液能达到预防和治疗白内障的目的”。

如果《一年卖出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一文所说“全世界范围内治疗白内障唯一有效的方法就是手术,这是全球眼科医生的共识”为真,那么是否意味着经国家批准的吡诺克辛滴眼液等具有相同适应症的国产药品和进口药品都有问题?

  针对北青报记者提出的深入采访要求,这名高管表示,上市公司有相关规定,除了公告之外不能对外透露一些细节问题。目前公司正在按照国家食药监总局和浙江省食药监局的相关要求进行内部核查,将尽快公布相关结果。到时可以以公告为准。

  莎普爱思表示,0.5%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对延缓老年性白内障的发展及改善或维持视力有一定的作用,疗效确切,莎普爱思滴眼液是一种安全的、有效的抗白内障药物。关于媒体报道消费者使用公司产品出现并发症、延误手术治疗等,经核查正确使用滴眼液产品未发生该情形。

依据我国药品管理法律法规,药品在得到批准前必须经过临床试验。试问,那些曾参与“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吡诺克辛滴眼液”等药品临床试验的医疗机构不是医院吗?出具临床试验证明的那些眼科医生不属于“全球眼科医生”人群吗?

  回应

  回应中还提到:根据《中华眼科学》的相关解释,白内障的症状有模糊、重影、黑影等,公司视频广告中明确了苄达赖氨酸滴眼液的适应症为“早期老年性白内障”。

我国也不是没有药品退市机制的。我国早就实施了上市药品监测再评价制度,通过监测评估,风险大的非处方药会转为处方药,疗效不确切、安全性低的药品会被撤销批准文号。此次“莎普爱思滴眼液”事件,如果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经调查确认存在相关问题,会依法作出处理的。

  不能用个案来代表全部

  北青报调查发现,其视频广告中原话为:“视力减退、模糊、重影、黑影、眩光,都是白内障的症状”。但以上症状同样存在于其它多种眼科疾病中。

倒是一些“眼科医生”有些奇怪,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系统是对医疗机构和眼科医生开放的,药品不良反应上报是医院和医生的义务,这么多眼科医生质疑了这么久,为什么不履职上报相关信息呢?

  针对莎普爱思滴眼液用洗脑式广告营销误导老年人,延误白内障治疗的说法,该高管表示,没有想到自媒体公众号的一篇文章会引发这么大的风波,这篇微信号的内容包括一些媒体报道的内容都不够全面客观。该高管随后指示与其随行的余姓同事添加了北青报记者的微信,并向北青报记者转发了一篇题为《一个药监人对“莎普爱思”事件的思考》。“基本上比较认可这篇文章的观点,但有些话涉及到监管部门,我们不方便说。”

  对此专家质疑,这样的宣传方式已存在误导消费者的可能。

可惜郎平不是业内人士,她只是个专心打球的排球教练。这些事情,她怎么能知晓呢?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该文章中提到,1998年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组建之后,同年发放了药品批准文号。经查询国家总局数据库,目前经注册批准的苄达赖氨酸滴眼液(莎普爱思滴眼液通用名称),除莎普爱思药业持有的3个滴眼液批准文号之外,还有湖北、安徽、宁夏等省市8个相同品种的文号。另外,具有相同适应证的品种如吡诺克辛滴眼液,国家总局数据库收载了11个国产批准文号,另有日本进口的4个批准文号。另外,该文除了对“丁香医生”的部分质疑进行反驳之外,还对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在此次应对中的做法进行了批评。

图片 4△ 崔红平说对此“真的恨死了”

她如何决定要不要接拍这个广告?唯有看企业是不是合法企业、药品是个是合法药品,还有,这个广告是不是合法广告。

  “莎普爱思眼药水到底有没有效果?你们自己用不用?”在北青报记者多次提出这个关键问题之后,和莎普爱思高管一同出现的余姓工作人员对北青报记者表示,全国有数万名眼科医生,不能因为一名眼科医生说没有效果就判这个药的死刑。就“丁香医生”公号列举的例子,该工作人员表示,个案并不能代表全部,具体案例中每个人的临床反应都会有差别,比如有些人就会对某些药物过敏。

  广告涉嫌虚假宣传

《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有明确规定,“药品广告,须经企业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并发给药品广告批准文号,未取得药品广告批准文号的,不得发布。”她参与拍摄的广告是经批准的,播放广告时,同时刊播了相关批准证明文件。

  现场

  莎普爱思的广告视频中,“早期老年性”只以黄色小字出现,并未出现广告声音。莎普爱思滴眼液说明书中则明确表示该产品适应症为“早期老年性白内障”。

郎平参与拍摄的广告截图

  员工周末还在厂区加班

  对此,北京京师律所张新年律师向北青报记者表示,莎普爱思在广告中故意将“早期老年性”用更小的字体予以显示,有掩饰之嫌,其实际目的是对药品适用范围引人误解的扩大适用,从这个角度讲,不符合《广告法》的要求。

假如你是她?你还能再要求啥?

  当北青报记者提出要参观工厂车间时,莎普爱思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表示,参观车间不太方便。在北青报记者的多次要求下,该工作人员与管理层反复沟通之后,同意北青报记者进入厂区参观,但是不能拍照。全程需有工作人员陪同。

  另一方面,莎普爱思在视频广告中描述:“视力减退、模糊、重影、黑影、眩光,都是白内障的症状”。这一点存在扩大解释的情形。因此该广告可以被理解为含有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涉嫌虚假宣传。

我在此发言,只是因为我是关注郎平的一个默默无闻的球迷。别人有别人说话的自由,我也可以发表我的观点。

  进入该公司大门之后,中间最前面的是行政大楼,后方是公司的车间,一共有两幢单体建筑。据介绍,两幢楼里大概有五六个主要的生产车间。一楼是大输液车间,滴眼液车间则位于二楼。里面的道路实行人车分流。北青报记者提出要去车间参观,两名陪同的工作人员表示车间不能随便进入,这些车间对卫生标准要求很高,每个车间都有独立的门禁系统。车间外的员工进入需要特批。

  张新年还表示,除以上两方面,莎普爱思的广告明确表明预防白内障也违反《广告法》中“药品不得包含表示功效的断言或保证”的要求,亦属违规行为。

从上世纪80年代初,她20多岁作为“铁榔头”征战四方开始,我就看她打球。现在的孩子们很难体会到我们当年的情怀,那时我国并非体育强国,赢球是多么艰难!当中国女排取得世界冠军时,举国沸腾,我至今记得赢球那天夜里窗外大街上人们自发敲盆敲碗的庆贺之声。